<menuitem id="lj1x7"><dl id="lj1x7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lj1x7"></var>
<cite id="lj1x7"><video id="lj1x7"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lj1x7"><dl id="lj1x7"></dl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dl id="lj1x7"><listing id="lj1x7"></listing></dl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strike id="lj1x7"><listing id="lj1x7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lj1x7"><strike id="lj1x7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/var>
<var id="lj1x7"></var><var id="lj1x7"><dl id="lj1x7"></dl></var>

K12是否會是在線教育的盈利突破口?

時間:2021-07-12 來源:上海網站建設公司(秦王網絡) 點擊量:648

隨著我國教育信息化的硬件、傳輸渠道搭建基本完成,大數據等前沿技術將驅動互聯網教育加速升級。專家認為,我國在線教育的滲透率仍然較低,隨著全球教育資源網絡化的高效連接,在線教育將迎來更多發展機遇,并且始終處于投資“風口”。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,“調整”兩年的在線教育企業接連刷新融資最高紀錄。解構被資本簇擁的在線教育行業不難發現,在諸多在線教育賽道上,K12獲得了新老玩家及投資方最多的目光及押注,而這也被業內解讀為,試錯及野蠻生長后,在線教育探索盈利而做出的新選擇,下面上海企業建網站就來詳細的分析一下。

 
再掀融資熱
 
在線教育的資本春風再度吹起。3月20日,一起科技獲得了2.5億美元E輪融資,刷新由VIPKID在2017年8月剛剛創下的2億美元融資紀錄,站上國內在線教育領域最大單筆融資的位置。而在同一日,寶寶玩英語也獲得了由騰訊領投的1.5億元B輪融資。
 
紀錄被不斷刷新令曾陷入資本寒冬的在線教育吸引了更多注意力。據芥末堆與德勤中國聯合發布的《2017年教育行業藍皮書》(下稱《藍皮書》)顯示,2017年前8個月,一級市場教育行業的總融資額達96.4億元,公布金額的融資案例達156起;和上年同期的58.1億元相比增長66%,融資案例增加68%。據《藍皮書》預測,2017年融資金額或將達到144億元,融資案例234個。
 
自2017年下半年開始,有關在線教育平臺重新站上風口的輿論甚囂塵上,這不禁讓人想起2013年、2014年在線教育的火熱場景。2013年被視為中國在線教育元年,在風口下創業者洶涌而至,據了解彼時日均創立在線教育公司達2.6家。不過,2014年12月,伴隨在線教育企業梯子網、那好網倒閉,引發在線教育泡沫破裂的蝴蝶效應,隨后2015年、2016年,大批在線教育企業關停,資本盡管仍持續進入但放緩了腳步。
 
資本二次瘋狂,是否會重蹈歷史的覆轍呢? 國金證券教育業首席分析師吳勁草在接受《華夏時報》記者采訪時表示:“談不上重新站上風口,在線教育一直很熱,2013年、2014年大部分在線教育企業并未看清行業發展,主要是在炒概念,現在企業對行業發展及盈利模式等越來越清楚。”
 
“技術帶來了新的教育形式,推動在線教育平臺向縱深方向發展,從2013年開始移動互聯網在籌備,到人工智能、AI、大數據技術與教育結合,這是一個厚積薄發的過程。”易觀分析師楊旭則向本報記者分析稱。
 
談盈利尚早
 
2017年,坐標上海的在線少兒英語巨頭噠噠英語在北京中關村設立新公司,而這個北上的動作,據噠噠英語創始人郅慧透露是出于引入更多技術人才的需要。
 
從一起科技、作業幫、學霸君等多家在線教育巨頭相關人士處了解到,不同于2013年、2014年,諸多在線教育企業將大筆資金用于填補高昂的獲客成本,如今,教育內容、教育技術及人才被在線教育企業放在了“心尖”上。“未來,技術將會成為在線教育企業的核心競爭力。”學霸君相關人士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。盡管技術及資本將在線教育推向了發展新階段,但教學質量、惡性競爭等諸多問題猶存,而最為尷尬的是,多數在線教育企業仍未盈利,甚至盈利還遙遙無期。
 
作為國內首家赴美上市在線教育公司51Talk,2017財年仍是繼續虧,而虧損還在擴大。作業幫創始人兼CEO侯建彬則對記者直言:“談盈利尚早,教育是一個‘慢’行業,但是一個長久的行業,我們仍需大量的前期投入。”
 
51Talk及作業幫背后則是龐大的虧損在線教育企業群。據央視財經提供的調查數據顯示,截止到2016年底,在線教育相關企業累計達到400多家,其中70%的企業面臨虧損的窘境,10%的公司能夠持平,能夠盈利的僅占5%,甚至有15%的企業瀕臨倒閉。
 
“在線教育企業的根基是互聯網公司,然后把互聯網技術運用于教育領域,運用于合適的場景,盈利模式是收取足夠的流量,加強客戶黏性,擴大在用戶中的影響力與使用范圍,最后才實現變現。”吳勁草向記者分析。
 
不過,楊旭則向記者表示,“目前在線教育企業鮮少盈利,甚至實現正營收的企業都很少,這與其運營費用成本過高有關,從搭建整個平臺、教師成本、員工成本、課時的采納修改等來看,教育是個非常重的模式。”
 
K12會是盈利突破口?
 
盡管盈利對于大多數在線教育企業仍難,但要長久持續發展,突破變現、盈利關口不容回避,而縱觀整個在線教育行業,業內則將突破口對準了K12賽道。
 
K12指從幼兒園到高三這個階段的基礎教育。據《藍皮書》顯示,2017年前8個月,在一級市場的投資項目中,多集中在K12、語言培訓、職業教育等幾個熱門領域,K12在線一對一和STEAM領域的融資大幅增加,其中,最受青睞的K12領域,融資金額雖不及2015年融資創業潮時55.3億元的瘋狂,但相較2016年的30億元,仍增長了4.3億元達到34.3億元。
 
“因為K12人群有著學習剛性需求且目前來講盈利模式較為清晰,主要以課程付費為主。”楊旭分析。
 
而目前,K12賽道極為擁擠,除了傳統的新東方、學而思等老牌培訓機構布局網端;一起科技、作業幫、學霸君等以在線輔導、題庫、作業答疑形式存在的“技術派”開始崛起;更有橫跨賽道的51Talk、VIPKID、噠噠英語的強勢入局。
 
而一線在線教育企業的動作則更有說服力,以51Talk為例,此前以成人英語教育為主營業務轉型青少年英語加入K12賽道競爭。“青少兒領域對于英語學習、外教資源的需求更大更廣,這是市場發展的大趨勢。”51Talk相關人士向記者表示,青少兒英語學習生命周期長,付費意愿強。
 
事實上,K12賽道擁擠也導致競爭局面程度升級,盡管K12被賦予最大可能性的盈利前景,但是否能真正盈利還待時間及市場檢驗。